花心男生表白女生(男生对待跟自己表白过的女生)

情感老师 2 0

第十四章:咬死你去

“那是因为我没有在开玩笑,我就是在对你告白!”,权律瑢非常肯定的语气和白蜜梵坦白心扉:“白蜜梵,你给我听好了,这话我现在可能只会对你说一遍,白蜜梵!我可能是真的爱上你了!”。

相关文章推荐阅读:

情感挽回的说说(感情淡了想挽回的句子)

聊天技巧和情商(聊天幽默技巧)

  “你可能真的爱上我了?你有没有搞错啊?你权律瑢会突然爱上我了?我不信,我也不想要相信?你,就你……你那样的花心大萝卜能爱上我?就算是爱上,也只是一时新鲜仅此而已吧?”白蜜梵心里面太清醒了,所以,白蜜梵的表情可没有权律瑢期待之中的那么激动和欣喜若狂,白蜜梵而是非常非常淡定的回答他:

  “你疯了吗?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爱上我了?你可别开玩笑了你,我们之间从来不是那种关系好吧!我们一直处于敌对关系,你怎么可能会爱上我啊!”。

  “我当然知道你是谁?你是我的老婆,我们之间还是夫妻关系,这是被法律赋予的关系。我们之间如果都不是能够相爱的关系的话,那这世界上还有谁可以相爱呢?”,权律瑢确实没有想到白蜜梵的目光和神情会这么的冷淡甚至是不以为然:“你不相信我?还是……”。

  权律瑢的话还没有完全都说出来,白蜜梵也知道他想要说什么,他想要问她,她爱不爱他。所以,白蜜梵直接了然的回答了他:

  “是的,没有错,我根本就不爱你!所以,我们之间不可能会有任何的关系改变!”。

  权律瑢怎么也没有想到白蜜梵竟然会说出这么残忍的话来,这些话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

  “你就不担心你现在说的话会伤到我的心吗?”。

  “不会。”,白蜜梵别过自己脸,努力让她自己不去看他受伤的脸,白蜜梵这才意识到了,她刚才的说话可能有点太伤人了:“权律瑢,我想你可能是一种错觉,因为我们已经结婚两年了,这两年你都没有爱上我。现在你莫名其妙的说爱上我了,这很可能只是你最近缺女人产生的一种错觉而已。你看我吧!哪哪都不是你喜欢的类型,不温柔,不漂亮,脾气也不够好,也不是高挑美艳类型,举止言谈还不够优雅,总之哪哪都不好。”。

  “错觉?”,权律瑢一副真的是吃了屎的表情看着面前的女人,她不光否定自己,也随带把自己对她的感情也否定了:“够了,白蜜梵,你总有让我暴跳如雷的本事!过去如此,现在你还是如此!”。

  “哝,你看咯!我总是会让你生气,然后让讨厌我!你这样还会爱上我?鬼信啊?不过,我们两个人脾气本来就不对口!我们的性格也不合,我觉得我们离婚是早晚的事情!”,白蜜梵依然大言不惭的说着她自己的话,她完全没有看到面前那个生气到想要掐死她的男人的表情:“所以,权律瑢你不要再说喜欢我什么的话了,我承受不起啊!”。

  权律瑢真的是有掐死这个坏女人的冲动,不过这种冲动都化成了一股子力气,权律瑢把白蜜梵揽到自己的怀里,然后看着白蜜梵的脸。

  权律瑢恶狠狠的看着白蜜梵的眼睛,然后凶巴巴对着白蜜梵说道:

  “你这张口不遮拦的嘴巴,我真想一口就这样咬死你!”。

  权律瑢说到做到,一口把白蜜梵咬到了嘴里,不断地吸取着白蜜梵的味道,贪婪的索取白蜜梵的温度。白蜜梵吓得想要挣扎,却被一只手就给擒住,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看着眼前这个表白不顺就大发雷霆的可恶男人,她竟是无可奈何的无奈。男女力气悬差实在是太大,白蜜梵根本就不是权律瑢的对手啊!白蜜梵只能够恨自己只是女儿身,面对白蜜梵的不投入,权律瑢还生气似的朝着白蜜梵的脖子直接咬了一口。

  “喂,你是狗吗?”,白蜜梵实在是太生气了,她对着权律瑢大喊大骂:“你怎么可以胡乱就咬人啊!”。

  权律瑢笑的非常嚣张的看着白蜜梵:“这是跟你学的啊,不然呢,再给你咬回来咯,这样好不好?”。

  权律瑢拉着自己衣服领子,露出自己洁白的脖子,示意给白蜜梵看:

  “你咬吗?”。

  “你滚!”,白蜜梵气急败坏地把枕头摔向权律瑢,然后她赤着脚走向卫生间的大门,然后把门一锁:“阿西巴,这个该死的混蛋!”。

  权律瑢看着白蜜梵气急败坏的样子,竟然觉得她这样还有些可爱,权律瑢想自己真的疯了,平日里被他当做是母老虎的强悍女人,现在他竟然她这样是可爱?!

  回到卫生间,白蜜梵看着镜子里面的她自己,她扯开衣服一看,里面竟然多了很多红红点点的小东西。白蜜梵她吓了一跳,她赶紧打开门问权律瑢:

  “喂,权律瑢,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啊?”。

  “做了什么?难道你这么快就给忘了吗?不对啊!按道理来说,这么深刻的事情,你不应该会全部给忘记的啊!”,权律瑢故意装作发什么什么,又发什么了什么不该发生的什么的样子,一脸无辜的看着白蜜梵:“老婆,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白蜜梵把衣服已经换好了,她穿戴整齐,然后她走出卫生间,一脸不明所以的看着权律瑢,她觉得难以置信的表情,她一手抓着自己衣服领子给他看:

  “这些到底是什么啊?”。

  “还能是什么?不就是刚刚我在你身上留过的小草莓吗?”,权律瑢一副正在看着一个白痴的表情看着白蜜梵:“所以说,现在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没跑了!你想要跟我离婚,没问!你如果想要跟别人跑了,更是想都别想了哈!你现在不光是我结婚证的妻子,还是我真正意义上的老婆了哦!”。

  “哼,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白蜜梵不相信,她才不相信,如果真的有什么,她不该什么感觉都没有啊!而且,就算他们有了什么?那他也不过是……不过是……对了……一夜情罢了,恩!就是这个样:“我不相信你,好了,我肚子饿了,我要出去吃个饭!”。

  白蜜梵转身想要把门打开,权律瑢的手脚快到难以想象的地步,他整个人把门直接给挡住了。白蜜梵看着他生气的眼神,她心里开始有点犯怵起来:

  “你……你……怎么了?”。

  “你不是不相信吗?”,权律瑢一把扛过白蜜梵的身体,然后咬牙切齿的说:“那我就做到让你相信我的地步,你看怎么样?”。

  “不要!!不要啊!我错了,我相信你了,我真的相信你,你快放我下来啊!”,白蜜梵知道我根本就干不过他,她倒是还不如认输认怂,她放柔态度求他:“权律瑢,我肚子现在好饿,我想要去吃饭了,你带我去吃饭好不好?求你了,我们去吃饭吧!”。

花心男生表白女生(男生对待跟自己表白过的女生)

  这一招对待权律瑢很是受用的,反正权律瑢其实也只是想要吓唬吓唬白蜜梵而已:

  “还有呢?叫我什么?”。

  “律瑢~”,白蜜梵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可以了吧?”。

  “不行!”,一句律瑢就像哄住权律瑢的心情,根本就做梦:“我是你的什么?”。

  “老公~”,白蜜梵再次深呼吸,在心里面告诫自己,忍一时风平浪静:“老公,老公可以了吗?老公,咱们去吃饭吧?老公,你饿了么?”。

  就这样权律瑢心满意足地牵着白蜜梵的手走向了餐厅方向,他早已经安排大厨做好了丰盛的晚餐。

  那一刻白蜜梵被权律瑢牵起了手,她忘了自己竟然没有丝毫反抗的意识存在了,而是理所当然的与他十指紧扣了起来!她并没有发现自己的不对劲,而权律瑢则是很享受现在和白蜜梵朝夕相处的每一个瞬间!

  • 评论列表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