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情感挽回(专业情感挽回收费)

情感老师 1 0

如果伴侣与你分手,你会选择花费上万元,来挽回TA吗?

南都记者发现,在小红书上,搜索“情感挽回”“挽回前任”等词语,能看到不少人或机构在为失恋者“出谋划策”,部分标注“情感挽回”的机构还在小红书上投放广告,如宣称“教你一步怎么挽回破碎的情感,保卫真挚爱情”。

对此,多位专家表示,此类广告和服务涉嫌虚假宣传或误导性宣传。如果网络平台明知或应知这类虚假夸大信息的存在,比如存在允许此类服务的广告投放等情况,需要承担连带责任。

消费者:起初以为遇到救命稻草

为何有人买“情感挽回”服务?

相关文章推荐阅读:

情感挽回分手后再联系(分手后挽留)

女生拉黑你的聊天技巧(微信把对方拉黑对方知道吗)

专业情感挽回(专业情感挽回收费)

“能找这些机构帮忙的人,都是刚分手的,心情很急、乱、慌,遇到这些就感觉遇到了救命稻草。”小莫告诉南都记者。

去年,小莫与男友吵了一架,当天她就在小红书上搜索了“情感挽回”的文章,还留言“求办法”。很快,“情感挽回”机构的销售人员私聊了她,向她推荐一名情感导师。情感导师了解小莫的经历后,一直以“情况很简单”和“内部优惠价格”等说辞说服她购买服务,称“没有想过你的情况会不成功”。小莫看到,在该机构的公众号上,写着“专业受理:恋爱挽回、婚姻修复、恋爱脱单、分离第三者”。

受访者供图

为了挽回男友,小莫花费5800元,报名了为期一个月的“情感挽回”服务。在这一个月内,小莫按照情感导师的指导行动,结果却是男友彻底与她分手。直到今年,小莫在网上看到许多网友发布的“被骗”经历,才意识到自己当时可能被骗了。

“情感导师”发放的资料。受访者供图

7月28日下午,南都记者发现,在小红书上,搜索“情感挽回”“挽回前任”等词语,能看到不少人或机构在为失恋者出谋划策,比如“回避型前任应该如何挽回”“分手了男友的三种态度说明你们还能挽回复合”。其中,也有付费的“情感挽回”服务,有的机构还在小红书投放广告,宣称“专业婚姻导师改变你的婚姻状态”“教你一步怎么挽回破碎的情感,保卫真挚爱情”。针对此类广告,小红书仅在广告页最下方标明“本页面中服务由品牌方提供,仅供参考,请以品牌方核实后结果为准”。

小红书上的“情感挽回”服务广告

实际上,这些“情感挽回”服务的效果难以保证。有网友在小红书上发布维权纪录,认为自己遭遇“情感挽回”机构的欺骗。其中,网友小新告诉南都记者,她与小莫有同样的经历,一家“情感挽回”机构的工作人员在小红书上主动私聊她,宣称“有实力和把握”就能帮助小新成功复合。

受访者供图

在黑猫投诉上,有关“情感挽回”服务的投诉至少有500多条,他们的遭遇十分相似。多位投诉者称,“情感挽回”机构声称情况简单,在XX天内就能挽回前任,等顾客缴纳上千元甚至是上万元的费用后,工作人员的套路往往是让投诉者与前任先断联,进行自我提升。投诉者们认为,这是机构欺骗消费者的套路,故意拖延时间直到服务期结束。

图自黑猫投诉

近日,上海警方就以涉嫌诈骗罪等名义抓获69名“情感挽回大师”,这群犯罪团伙共造成500余名被害人损失达260万元。借助急欲挽回伴侣的心理,犯罪团伙以专业情感咨询机构为旗号,利用话术诱骗受害者购买“情感挽回服务”。

专家:涉嫌虚假宣传或误导性宣传

有网友总结,“情感挽回”服务的套路就是“断联+自我提升+复联+二次吸引”。

南都记者以“试图挽回男友”的名义,咨询了一家“情感挽回”机构。专门服务“失恋人士”的李老师会先了解客户的具体情况,包括客户与前任的感情经历、生活习惯、感情矛盾等,随后让记者先不与前任联系,在这段时间提升自己,后续再通过合理聊天,达到二次吸引的目的。他告诉南都记者,只要购买他们的服务,有80%的概率能挽回前任。这一说法与不少购买过“情感挽回”服务的网友的遭遇十分相似。

据介绍,该机构分别提供三类套餐,3800元的A类套餐服务时间是30天,提供“制定一对一方案”“对方心理实时监控”“形象建设指导”等十类服务;6800元的B类套餐服务时间是60天,16800元的C类套餐服务时间则是半年,两者有相同的服务内容,在A类套餐服务的基础上,增加了“反转投资”“专属个人长期计划”“专属心锚式复联”等四类服务

某“情感挽回”机构提供的套餐类型和价格

一名曾在“情感挽回”机构工作的网友小北告诉南都记者,此类服务的受害者往往是那些家庭濒临破裂的人,他们迫切需要有人为此出谋划策,“情感挽回”大师能轻易诱导他们购买相应的服务。

“所谓‘情感大师’的门槛是很低的,一般(企业)会给这类人包装成情感经历丰富、成功挽回家庭关系的‘大师形象’。”小北说,在他看来,他所接触的挽回服务是个“笑话”,通常“大师”的工作就是,每天和客户聊天,缓和对方的情绪,或是让客户提高自身修养,以此拖延到服务结束。

这类服务到底是不是骗局?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告诉南都记者,这取决于“情感挽回”服务的内容,“情感挽回”服务的实际效果难以预测和保证,如果商家在销售“情感挽回”服务时,宣称能够帮助消费者挽回情感、拯救婚姻,那就属于虚假宣传。不过,如果仅为失恋或婚姻不幸的群体提供心理辅导、传授交流沟通的技巧,那么此类服务不违规。

那么,平台在其中承担何种责任?赵占领认为,如果商家的“情感挽回”服务宣传存在虚假夸大的信息,平台通常需遵守“通知删除”原则,即当受害者向平台举报商家时,平台需对商家发布的虚假信息采取删除、屏蔽链接等措施。但如果平台对商家发布的虚假信息存在明知或应知的情况——平台对商家发布的虚假信息进行审核、置顶或广告宣传等措施——则应当对此承担连带责任。

根据新广告法第五十六条第二款和第三款的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前款规定以外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明知或者应知广告虚假仍设计、制作、代理、发布或者作推荐、证明的,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进一步指出,即使“情感挽回”服务不是作为投放广告出现在平台上,平台也应对此类服务采取“零容忍”的态度,为广大消费者“站好岗、放好哨、把好关”,做好审查工作。

对于想购买此类服务的消费者,赵占领和刘俊海都认为,消费者应保持理性,端正心态,不能盲目相信通过“情感挽回”服务就能挽回前任,也就不会相信商家的虚假宣传。

文中小莫、小新和小北皆为化名。

出品:南都大数据研究院

采写:南都记者 陈志芳

  • 评论列表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