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家挽回聊天记录(情感聊天记录截图)

情感老师 1 0

和相恋多年的女友突然分手后,痛不欲生的林越(化名)冲动之下,找到了网络上的“情感大师”,花了高额费用寻求“情感挽回”。没想到,自己的经历竟被“大师”以视频、文字等形式,作为教学案例,公诸于众。

“情感挽回”市场究竟有多乱?新闻晨报·周到记者调查发现,在这个收费高昂的新兴市场里,充斥着隐私侵犯、跟踪监视、欺骗诱哄等灰色行为。为了说服服务对象花钱,“情感大师”们更是不顾常理,兜售着不合常理的畸形婚恋观……

视频 |“情感挽回”市场究竟有多混乱?

寻求“情感挽回”聊天记录被公开

2020年3月,因为一次意见分歧,林越和相恋9年的女友分手。突如其来的情感打击,让林越非常痛苦,他终日烟酒不断,想要挽回女友。然而,无论他怎么沟通,女友似乎都决心已定,毫无复合的意向。

相关文章推荐阅读:

济南挽回情感咨询(洛阳情感挽回咨询)

微信分身聊天技巧(微信分身和别人聊天别人会知道吗)

走投无路之际,林越想起了一位一直活跃在他微信朋友圈中的“情感大师”——“柯李思”。

多年前,他偶然加了“柯李思”微信后,林越就经常能够在朋友圈中,看到“柯李思”所发布的婚恋教学文章,其中不乏“柯李思”指导他人与异性成功交友的案例。

急病乱投医的林越联系上了“柯李思”

林越联系上了“柯李思”,想让他帮忙出出主意。

谁知,还没聊两句,“柯李思”就主动谈起了价格。以“职业教练”自诩的“柯李思”告诉林越,想要请他一对一指导,必须一次性支付3.68万元。

急于寻求帮助的林越答应了“柯李思”的要求,请“柯李思”为他远程指导,谋求复合的可能性。

然而,这场价值3.68万的服务,仅开展了1个月,“柯李思”和林越只进行了4次微信(打字)聊天,以及2到3次语音通话后,就中止了。

林越发现,所谓的“情感挽回”尚未成功,但“柯李思”却已将他为林越的情感挽回的过程,制作成了经验分享的文章和视频,发布在了多个公开平台。

柯李思发布的朋友圈信息

在这些被公开的信息中,“柯李思”以林越的亲身经历为教案,分析自己进行情感挽回的手法,而文章中所引用的资料,全部都是林越和前女友,以及林越和“柯李思”之间的真实聊天记录。

既不删除隐私文章也不退费

愤怒的林越,向“柯李思”提出了强烈抗议,希望“柯李思”能够尊重他的隐私,将所有涉及他和前女友交往细节的文字、视频全部删除。

但却被柯李思一口回绝了。

“柯李思”试图用其总结的“情感挽回”套路和林越对话,模糊事件的焦点蒙混过关。

“他跟我聊天总是避重就轻,使用他的那些套路。比如,‘我帮你一个月了,你不能过河拆桥’;‘我尽心帮你,费了很大力气’,总之没有正面回答我,当然我是不吃(他那一套)的。”林越说。在和林越谈崩后,"柯李思"彻底无视林越的要求,既不删除涉及林越隐私的文章,也不退还尚未发生的服务费。用林越的话说,在"柯李思"看来,“他就是规则”。

为了删除视频、文章,林越选择了诉讼。

在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的调解下,柯李思终于删除了侵犯隐私的视频,并退还了林越尚未发生的服务费用。然而,“柯李思”并未完全删除侵犯林越隐私的文章。他所谓的“情感挽回”服务,也并未成功帮助林越挽回前女友。

林越说,柯李思所谓的婚恋套路,其实就是“洗脑”:

情感专家挽回聊天记录(情感聊天记录截图)

”一个有独立人格,自我意识坚定的人,是完全不需要这些的。当时女友突然离去,让我手忙脚乱,等我冷静下来后,我意识到自己完全是可以处理的。”

“柯李思”酷似当年被拘的“袭胸男”

林越发现,为他提供所谓婚恋指导的"柯李思",酷似当年在成都街头借表演魔术为名袭胸的男子徐某。

"柯李思"酷似当年借表演魔术为名袭胸的男子徐某

据公开报道,早在2017年,微博账号“柯李思Chris”持有者徐某曾因发布其在成都街头表演魔术袭胸的视频引发风波。

当时,他声称表演将硬币放在女子内衣中的魔术,在成都街头搭讪陌生女子,过程中,他拿出一元硬币并将手放在女子胸上,长达二三十秒钟。

徐某因寻衅滋事被公安机关处以行政拘留14天

因该行为构成寻衅滋事,徐某被公安机关处以行政拘留14天。林越表示,两位“柯李思”长相、经历高度相似……

如今,“柯李思”将其主要阵地搬至了知乎以及微信公众号等平台。从其发布的内容来看,柯李思一些行为和主张的争议性并未减少。

以“教练”自诩的“柯李思”,仍会在某视频平台上发布在街头搭讪女生的偷拍视频,例如《假扮农民工在街头搭讪能成功吗》等。在这些视频中,就像林越的经历一样,那些毫不知情的女性的一言一行,都会变为柯李思展现自己“搭讪”技术的工具。

除此之外,"柯李思"还会不断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交际社”及其个人知乎账号上,发表诸多争议性言论。

柯李思发表的诸多争议性言论

在诸如《为什么女人的脑子里都是屎?》、《为什么永远不要对女人忠诚?》、《家庭的一切不幸,来自于女人的原罪》等文章中,"柯李思"将家庭矛盾、生育率低下甚至社会衰退都归因于女性,主张男女之间生而不平等、两个性别间无法沟通、必须建立上下级关系等。

在"柯李思"发布的视频、文章下方,许多人跟帖声称自己“恍然大悟”,这一部分跟帖者,就是柯李思贩卖其情感业务的主要对象。

“你对我了解吗?”“你是真的想学习吗?还是随口说说?”记者扫码加了"柯李思"的微信后,在销售其情感业务前,"柯李思"抛出了这样一连串问题,以考察消费者的“忠诚度”。

记者暗访柯李思的情感业务课

如果消费者对其提出的课程安排没有一口答应,对方就会表现得非常强硬。

”不卖你了,你是带着不信任的眼光看我的东西,学也学不好。”

在暗访记者提出想要试听一下课程内容后,"柯李思"如此回复。

“情感挽回”乱象并非个案

如此昂贵且缺乏保证的情感挽回服务,为何依然会有人消费?李同(化名)的经历或许可以说明问题。

与林越一样,李同也是在出现情感危机后主动找到了“情感挽回”服务,在当时已陷入绝望的李同看来,为他提供帮助的“专家”,宛如救命稻草。

“维情”网页介绍

2020年初,与李同结婚5年的妻子突然提出离婚,绝望之下,李同上网找到了一家名为“维情”(即上海维情网络科技有股份有限公司)的婚姻维护机构。

“维情”工作人员声称,有80%以上机率帮助李同挽回前妻。如此高的成功率,让李同对该机构“专家”言听计从。

“当时一心想着,只要我的家还在,让我做什么都愿意,根本没有去质疑这个专家的承诺。”李同说。

按照专家的建议,李同先是交了1万块辅导费,和专家学习话术,与前妻沟通。之后,又在“专家”劝说下,分两次交10万块钱,计划雇佣该公司“小三分离团队”,接触李同前妻和其交往对象,一步步引导、介入、干预,最终让前妻回到李同身边。

根据双方间的协议,李同和前妻复婚后,需支付该团队27万元。专家说,雇佣“小三分离团队”不仅见效快,且成功率是100%。

但接下来“专家”的行为,却令李同十分不安。“专家”要求李同用他人身份证为“小三分离团队”办5张电话卡。这样的要求让李同突然惊醒,他意识到在前妻身边安插“暗访小组”,不仅侵犯了对方隐私,还可能涉嫌违法。

从情感打击中清醒过来的李同,决定终止这份协议。最终,在上海嘉定法院的介入调解下,和对方解除了协议,并拿回了6万元钱。

回顾整个“情感挽回”过程,他说主要是因为突然婚变后,遭遇的打击过大,对身边的任何事情都没有心情思考,不由自主地依赖起了能够为他开导、分析的专家,以至于冲动购买他并不了解、也无力消费的高价“情感挽回”服务,而对方的服务也根本没有改善他和前妻的关系。

起底“情感挽回”市场乱象

那么,林越和李同所遭遇的“情感挽回”服务是个案吗?

为了走近这一新兴行业,新闻晨报·周到记者,以寻求“情感挽回”服务为名,连续暗访了搜索引擎排名靠前的“珍爱网情感咨询”(下简称“珍爱情感”)、“上海民桢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下简称“民桢咨询”)以及为林越和李同提供服务的柯李思名下公众号“交际社”、“上海维情网络科技有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维情”),发现该行业存在服务混乱、定价混乱、理念混乱、规则混乱等诸多问题。

●服务混乱“分离小三”竟要潜入“小三”生活

“如果你不想离婚,我们会采取一个分离‘小三’的工作。”曾为李同提供服务的“维情”“专家”得知记者希望能够对出轨的丈夫开展情感挽回后,当即提出了这样一个建议。

“分离小三”竟要派出暗访小组

据这名“专家”描述,所谓的“分离小三”,就是该公司派出一个暗访小组,用假身份进入到另一方和“小三”的生活中。

”我们会让“女老师”跟她(‘小三’)成为闺蜜,了解她的内心和生活状态。“男老师”会和她接触,转移她的情感,我们会为她提供合适的情感生活。”

这名“专家”信誓旦旦地告诉记者,无需为具体操作过程担心,他们目前已经成功操作了17万例。

“以前有一个例子,我们的‘老师’应聘成了‘小三’公司的前台,‘小三’每天做什么、跟谁来往,我们‘老师’都能拿到第一手资料。我们‘老师’还可以在‘小三’周围租房子。有一个‘小三’很难接近,我们就找切入点,和这个‘小三’成为邻居,先和这个‘小三’的孩子接触,我们的‘男老师’买了很多玩具给这个孩子,以孩子为切入点,慢慢和‘小三’建立了联系。”

发现记者心存疑虑后,这名“专家”主动分享起以往成功“分离小三”的案例,其中不乏跟踪监视、欺骗诱哄等手段。

“这个真的合法吗?”记者质疑,“对方发现后不会报警吗?”

“这哪里不合法了?”这名所谓的“专家”反复强调,“我们一定会保证在一个合理合法的范围内。”

相较于“维情”公司的“动之以情”,“民桢咨询”公司“分离小三”的手法,更接近于“晓之以理”。

“民桢咨询”公司的页面介绍

该公司的李先生说,他们会联系上客户(即“暗访记者”)的另一半进行劝导,对于“小三”那边,他们也不会采取暴力驱逐手段:

”人总有害怕的东西对吧?我们会找到她怕的点,进行劝导。”

“维情”、“民桢咨询”两家公司都表示,即使记者对“小三”的信息一无所知,他们也能够找到“小三”。

只有“珍爱情感”的工作人员明确表示,他们的服务是针对客户和伴侣的咨询服务,不会对“小三”采取任何措施。

“柯李思”的主要做法则是远程指导当事人和伴侣沟通,逐字逐句教当事人如何回复伴侣的微信等。

●定价混乱动辄要价数十万,成功与否都得付钱

颇为夸张的是,无论是哪一种“情感挽回”服务,价格都很高,且无论成功与否,消费者都需支付大量费用,部分“情感挽回”服务存在价格混乱的问题。

“分离小三”的价格动辄要几十万元

“像你这个情况,一般要30万元以上,差不多40万元。”“维情”公司所谓“专家”说,其中20万元首付款需在“分离小三”开始前支付。

“如果不成功,这20万元返还吗?”记者问。

“这个钱,我们拿来不是放着的,我们是为了跟‘小三’在一起,要在她附近租房子,要跟她成为朋友,这些钱大部分都要花在‘小三’身上,如果哪个男人要接近她,肯定要买包包,陪吃陪睡陪玩陪聊,要远远超过你丈夫这边,只有这样‘小三’才会把情感转移到这个男的身上,懂吗?”

这名所谓的“专家”直言,“你不付钱,我们不做的,(这20万元)成功和失败都是必然的支出。”

“民桢咨询”公司的工作人员则告诉暗访记者,他们“分离小三”服务的费用为2万元,预付款1万元,“无论成功与否,这1万元都不会退还”。如果记者要求他们调查“小三”生活轨迹,那么需要按天付费,每天花费在千元以上,至少需要2个星期以上,才能取得结果。

至于“柯李思”,其服务主要以售卖教学视频为主,视频课程价格千元至万元不等,如果需要“线下教学”,费用每天1万元,“3天起售”。“柯李思”方面声称,这些课程主要是用于“打开认知”,至于效果问题,他如此回答:“谁知道你怎么定义有用没用?”

●理念混乱观念背离正常的婚恋观

在“情感挽回”服务中,多家机构或个人都提出,他们会安排“老师”,帮助当事人自我提升,以挽回伴侣。但是,与正常心理咨询需遵守严格的科学体系不同,这些机构给出的“自我提升”理念,常常背离正常的婚恋观。

“女人必须在权力的臣服下,才能获得真实欲望的满足。”“女权是致命的‘思想病毒’。”“家庭一切的不幸,来自于女性的原罪。”“一段感情,并不需要男女相互理解。”……“柯李思”一直以“教练”自称,声称可以通过改变当事人思想,改变其与伴侣之间的关系,其所谓的课程就是灌输这些思想和所谓的技巧。

另一种极端婚恋观,体现在“维情专家”的言论中。为了推销“情感挽回”业务,他们试图让当事人相信,自己伴侣是无辜的,一切的错误都源自于“小三”。

“(伴侣)人品能有多大问题?一定是这个女的千方百计把他勾引过去的。”“现在不是争理的时候,那个女的跟你抢丈夫了,你就这么拱手相让吗?”“你觉得马上变离婚了,你心甘吗?”面对暗访记者的犹豫不决,“维情”所谓的专家要求暗访记者对“小三”步步紧逼。

在所有咨询机构中,只有“珍爱情感”工作人员,在强调自己“情感挽回”成功率的同时,也承认“情感挽回”并不一定是解决之道:“我们要评估,什么样的方式更适合你,这是需要专业评估的。你不要害怕离婚,在婚姻问题上,我们既要有坚持的勇气,也要有离开的能力。”

●规则混乱不签协议或权利失衡严重

规则混乱,也是“情感挽回”行业存在的一个严重问题。类似于“柯李思”这类个人从业者,在兜售服务时,他和消费者之间完全没有签订任何服务协议。

“民桢咨询”、“维情”等机构,虽然会和消费者签订服务协议,但这些协议要么是一纸空文,要么基本都是在保护商家自身的利益。

暗访记者发现,“民桢咨询”的服务协议只有寥寥3页,上面既无明确的服务内容、服务标准,也未有婚姻情感类服务最为重要的隐私保护条款。

“民桢咨询”的工作人员口头承诺,会严格保护客户的隐私,但在沟通过程中,对方不但大讲以往发生在其他客人身上的故事,还将带有其他当事人信息的照片展示给暗访记者。在照片上,清楚地写着另一个客人的名字、个人信息以及起诉离婚的具体内容。

“情感挽回”往往不签协议或权利失衡严重

维情”的服务协议相对厚了很多,但七八页的服务协议,大多写着对客户的要求,同样没有诸如隐私保护等维护客户权益的条款。

根据“维情”的协议,“情感挽回”过程中,客户需要做到“不打、不闹、不纠缠、不盘查、不干预、不插手”,否则如果失败,一切责任由客户承担。

专家:“情感挽回”乱象亟需规范

虹口区精神卫生中心心理科主任方芳记者,目前市场上存在的诸如“分离小三”、“情感挽回”等服务,和传统意义上的婚姻家庭心理治疗完全不同,事实上,这些服务项目已脱离了心理咨询服务的范畴,“它更像是某种辅导班,但绝对不是心理学角度的婚姻家庭治疗”。

“心理学角度的婚姻咨询,一定是有某些科学的理论依据去支撑的,无论是系统式的家庭治疗,结构派的家庭治疗,还是动力学取向的家庭治疗,都有某个心理治疗流派的理论去支撑这个治疗过程。”方芳说,“最关键的是,所有的心理咨询,都是没有导向性的,我们不会设立明确的目标,如果说服务是以‘情感挽回’等内容为目标,它就不是一个心理咨询。”

此外,方芳还强调,在婚姻心理治疗中,咨询的对象是伴侣双方,即同时接待伴侣双方两个人。除非有特定的设置,心理咨询师是不会在私下去接待某一方的。

而且,心理咨询师也不会在未取得对方许可的情况下,为他人开展心理咨询服务:“作为心理咨询师,我们只为有意愿的来访者工作,如果对方是拒绝咨询的,我们是不会为他工作的。”

“情感挽回”市场亟需规范

“《民法典》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刺探、侵扰、泄露、公开等方式侵害他人的隐私权。”

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的董劼律师也提醒,消费者在进行“情感挽回”等活动过程中,还应注意自身行为的正当性,不要踩到法律红线,部分“情感挽回”机构采用跟踪调查的方式,侵扰他人的生活安宁,已明显侵害了第三人的隐私权。

作为林越、李同两起涉“情感挽回”服务合同纠纷案件的受理方,上海市嘉定区法院法官曾提示,伴随着情感咨询类服务行业发展中的行业风险值得各方重视。

法官建议,在此类情感咨询类交易过程中,消费者应注意选择有专业资质的咨询机构,明确对方的服务内容和服务对价,同时认真阅读合同中条款,及时和对方补充沟通必要条款。经营方和消费者应签订具体明确的协议,明晰双方的权益义务,做到服务项目标准明确、可量化。

来源:新闻晨报

原标题:拆散“小三”要价27万:陪吃陪睡陪玩!

编辑 吕瑞天

  • 评论列表

留言评论